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

我希望,我還是橫衝直撞的我

圖雖少,意義大。

四年前剛畢業,糊里糊塗進了家小公司當sales,人工少得可憐,工時長得可悲。但我卻能自由地東跑西跑、管理書攤、設計教材。當時我跟tramy說:「我實收$10000,$6000人工,$4000是我租這個地方做我的事。」抱著這種阿Q精神,我想現在的老闆一定很想請我。我哥好像見我可憐,問我要不要到他的公司工作。當時我只想找一個地方,橫衝直撞。

之後,我進了一家網站工作,夢想能得到長工就好了。原因?這地方比以前更自由!有遊戲機、乒乓球桌、任吃喝的零食、超大的私人空間放我的結他、工時又短、工作又有趣!在這網站的兩年我就像上多一次大學,上司似tutor,同事跟同學一樣,我胖了20磅有多啊!

一年前,努力得到長工了,有幸接手一個產品,我卻沒想像中興奮。我曾經跟一位上司說,我想做得更好,但這環境不成啊﹝其實就是求資源﹞。
「任務最後達成不了不要緊,你証明到這任務是不可能的,就是証明了你的能力。」
這句話,對我的衝擊很大。
曾經遇過一些人,什麼都做不好,但仍然能留在一個地方,好端端的坐著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。
原來,他們努力地用不同的數字、電郵、報告等等,去証明了很多事是不可能的。就是這種能力,他們留下來。原來,我被期望學習這種能力。

如果當時我聽到的是「你可以的」,我相信我現在還在公司開會、打計劃書和報告、想法子。
很快,我離開了,跳進了報界。人工是高,但最重要的是「新的希望」,或者說是「新的被期望」。

瘦了20磅,爸媽見不了,朋友見不了,當時的女友(現在的太太)都見不了。放工後我一定要去跑步,因為我睡不著。
上司很老實,你拿這個人工,就要做得好,很現實。誰理你未接觸過報紙,第一天上班你就要造一張出來。
這種老實是好的,所以我堅持。最後結果怎樣?不重要,但我學習到很多很多。

現在我很清楚,我夢想要的就是一個位置,能燃燒我自己,就是單純地燃燒我自己最能發光的一部份。設計教材的經驗用來設計課程,報紙排版的知識用來推出筆記,管理產品的知識就用來搞網頁宣傳。我,還是橫衝直撞的我,所以想造自己樂器就去做了。幾年後,我再看回,我也希望我還是橫衝直撞的我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